山西朔州:相东升这个黑势力怎么掌握了组织部门权力?

121238
dainifei 发表于 04月24日

  ——王玉海第七次披露黑恶势力头目相东升

  2020年4月23日,责任人王玉海进行免责说明:对本文内容,请广大媒体、自媒体一字不差地刊登、发布、转发,我王玉海本人对全部内容承担全部责任。另外,王玉海向山西省、朔州市两级常委和广大网友、读者们说明:王玉海如果突然出现“意外”死亡或者突然出事故“自杀”“自残”之类的情况,必定是相东升和幕后的保护伞们对我动了黑手段,否则,我王玉海绝对不会想不开的,请全社会作证。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朔州市委、陈振亮书记:

  闲话少说,直接上干货——

  实名举报人:王玉海,男,身份证号:140621196312224912。

  被实名举报人:相东升,性别:男,身份证号:140621196004012511,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天力红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

http://img7.g500.cn/upload/11453/bbs/2020/04/24/fc29403c-86b5-418b-9d70-844a3d469a2e.png

  举报内容:黑社会头领相东升破坏政治生态,提拔干部。

  一、提拔朔州市建行副行长王奇邦的兄弟王泽邦。2016年后半年,相东升不知道去城建局办什么手续,由于不符合规定,山阴县城建局局长赵国选没有给办理。有一天,我王玉海开车拉相东升从朔州回山阴的路上,黑社会头领相东升给混入人民政府内部的大腐败分子、时任山阴县长南志忠打电话,电话里说了一堆赵国选的坏话,并且让南志中把赵国选给换掉,南志中说现在没有合适人选。相东升说:“这个事情好办,我给你找合适人......”此后,过了没几天,赵国选就被换了下来,朔州市建行副行长王奇邦的二哥王泽邦就当上了山阴县城建局局长。

  二、提拔田向文。田向文原为山阴县卫生队队长(卫生队为城建局的下设单位)。2016 年,田向文送了相东升好多“东西”和钱......随后,田向文直接由卫生队队长升为山阴县拆迁办主任。

  三、相东升还提拔过谁?道听途说的话,我不说。上面所说的,是我亲身经历的,我负一切责任。

  四、以上情况全部属实,如有不符,我王玉海负全部法律责任。

  第七次向省、市两级主要领导实名举报相东升的背景:2020年4月7日,朔州市公安局进行陷害式调查王玉海贷款问题......王玉海对此行为进行了舆论曝光并寄递给省、市、中央有关部门主要领导。可能是为了避嫌,不知背后是怎么运作的,2020年4月21日,山阴县公安局介入调查王玉海贷款问题。王玉海对此进行的逻辑判断:此事,唯独相东升幕后发起方可实施,因为相东升没有进行霸占王玉海的牛场及对王玉海进行系列精细化祸害之前,相东升知道些这方面的一些情况,但相东升不知道王玉海贷款问题的来龙去脉。这一点,王玉海将在附件里向省市两级主要领导阐明,如有半句假话,王玉海愿意接受死刑制裁。奇怪的是:王玉海向省、市、县各级领导进行了公开、不公开的多次反映,而朔州公安、山阴公安能够精准对王玉海进行构陷式查案,却唯独对相东升不理不睬,让事态进展始终走在有利于相东升及其保护伞、利益集团们的方向和路线上。

  各位省、市领导,您们说说,这相东升的势力到底有多大?难怪相东升曾经对我说:“也就是这些年(习近平领导下)的社会,要不然,我早就把你(王玉海)喂鱼了......”

  相东升,你说对了!只要在习总书记领导下的中国,你再猖狂也真的不敢把我王玉海喂鱼!伟大领袖习近平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的威望是不容置疑的!习总书记和他领导下的真正的正义力量,在我王玉海的心中,就是我的全部希望的根源所在!我王玉海坚信:有14亿人民群众一致坚决拥护的习总和习总领导下的伟大的共产党做“定盘心”,你相东升和你身后这些保护伞们再嚣张也翻不了船!

  附件:全面阐述王玉海所谓“骗取贷款”的来龙去脉。

  王玉海解释提供该附件的原因——

  当前的局面是:相东升及其保护伞们要对王玉海进行“骗取贷款”的法律陷害,妄图把王玉海送进监狱,让王玉海失去发声机会,从而逃避对“以相东升为中心”的系列保护伞及腐败利益集团的种种高层查处。但是,在党和国家高层密集出台“扫黑除恶”、“打伞破网”系列政策的前提下,相东升靠山再大,也不敢公然与受到全国人民一致拥护的好政策、好趋势、好领导作对。因此,相东升及其保护伞集团鸡蛋里挑骨头地妄图通过给王玉海“扣帽子”、进行法律陷害的手段把王玉海送进监狱,从而逃避相东升及其利益集团、保护伞集团遭遇的高层彻查。这种情况下,王玉海有必要坦率陈述当年贷款的事实真相,诚邀省政法机关介入调查,看看王玉海到底是不是“骗取贷款”?到底是王玉海在“骗取贷款”?还是腐败分子们要对王玉海进行法律陷害?

  省、市两级全体常委,相东升以我王玉海牛场的名义,勾结朔州建行副行长王奇邦,两次贷款共计650万元(分两笔,一笔400万元,另一笔250万元),该款项完全用于相东升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而没有在牛场投入一分钱。试问:这是不是典型的、实打实的“骗取贷款”?如何实现的?只要有一道环节认真负责,相东升焉能实现其龌龊想法?并且,由于是用王玉海牛场名义贷的款,贷款到期后,银行催王玉海要钱,而相东升作为贷款实际操作人和实际受益人却不予还贷。后来,我王玉海只好举报相东升。举报的结果是:相东升没有被查处侦办,只是给银行还款605万。650万为什么只还款605万?因为,另外的45万,相东升用政府的“助保贷”还了!谁起的作用?为什么相东升老是能占到政府的便宜?相东升的房地产项目属于政府的“助保贷”的对象吗?相东升能够实现这一效果,中间环节,有多少责任人应该被问责?这当中,相东升流畅地破坏了一切规则、规矩,轻松实现了自己想要实现的一切目的,谁是幕后保护伞?谁是策划人?谁是相东升违法乱纪却一路绿灯、畅通无阻的有力保障?到底谁在“骗取贷款”?到底谁在视党纪国法为无物却把各种管理制度破毁的一塌糊涂?为什么如此扎扎实实、腐败丛生的“骗取贷款”行为公安不去彻查却不厌其烦地专注于查处广泛存在的类似王玉海贷款问题?朔州公安、山阴公安,系统内部,“内鬼”是谁?谁想用自己的“片面思维”破坏习总的“全面思维”,机关算尽,妄图对王玉海进行法律陷害?难道不该严肃查处?

  补充说明:本文寄给以下单位及其主要负责人——朔州市委全体常委、山西省委全体常委、中组部主要领导同志、中央政法委主要领导同志、国家监委主要领导同志、中纪委主要领导同志。同时,予以网络公开,敬请人民群众广泛传播、广泛周知。王玉海承担一切责任。

  王玉海相信,只要党和人民上上下下都知道事实真相的时候,任何保护伞和黑恶势力,都将成为历史垃圾!新冠疫情都战胜了,战不胜相东升这个黑社会?!可能,战胜相东升的关键,在于战胜他身后的保护伞!不是吗?

  反腐维权人:王玉海

  2020年4月23日


收藏
觉得很赞
共0回复/0页 
  使用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